村口的育儿课堂,居然场场爆满!看浏阳如何用三支队伍构筑家庭教育网络

2021-10-28 阅读数 6510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张秋盈

“孩子没有自信,多半是我的问题。”在长沙浏阳市关口街道金湖村儿童之家,一位爸爸当着30多位村民的面检讨道。

这里正举办每个月一次、面向本村村民的家庭科学养育参与式培训。过去,孩子的自信心是村民很少关心的问题,但现在,他们开始意识到,教育孩子,有比成绩更重要的事。

2021年10月23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通过了新制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家庭教育促进法》。新法将于2022年1月1日起施行,明确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妇女联合会统筹协调社会资源,协同推进覆盖城乡的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体系建设,并按照职责分工承担家庭教育的日常事务。

在浏阳,三支队伍构筑了家庭教育的组织网络。2017年来,全市每年举办200场由浏阳家庭教育讲师团主讲的大型家风家教巡讲活动;2020年3月起,全市村妇女儿童之家开展家庭科学养育参与式讨论活动近200场,参与活动的家长达到1万余人次。通过凝聚社会力量,先进的家庭教育理念真正进村入户,走进了每一个家庭。

1.jpg

专家上课,家长讨论的模式深入人心。

好家长不是天生的,需要“培训”

“以前,很多家长都不认为教孩子有什么要学的,爸妈怎么教自己的,自己就怎么教下一代。”浏阳市妇联主席熊赛说。但实际上,大家在养育子女的过程中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更普遍的是,家长注重成绩、注重知识,但就是不注重品德和生活能力的培养。”她说。

在金湖村,幼儿园园长刘佳平就遇到过不少“问题家长”。一次,一位妈妈来开家长会,她对刘佳平说:“我大儿子没教好,现在已经变成了小混混,现在这个小儿子就交给你了。”刘佳平反问:“请问您平时带孩子做什么?”一旁的村民笑道:“打麻将,天天把孩子带到麻将馆里去。”刘佳平听了,郑重地告诉那位妈妈:“教育孩子不只是老师的事,家长教育更重要。”这位妈妈听了,有些羞愧地转过脸。

这并不是刘佳平碰到过的最离谱的家长,一次,她发现园里有个孩子上课喜欢乱爬,而且脾气非常暴躁,专注力很差。她一找父母谈才知道,原来他们烦躁起来,就罚孩子“跪香”——让孩子跪下,直到一炷香烧完。

“随意的体罚会让孩子养成敌对情绪,变得脾气倔,不肯反思。”回忆起这件事,刘佳平有些痛心地告诉记者。

从事幼儿培训多年的徐平凡,也遇见过不少喜欢打骂孩子的家长。一位名为轩轩的五年级孩子,父亲长期在外工作,回家看到轩轩,有何不满,挽起袖子就打。而妈妈则喜欢语言攻击。“很多家长都喜欢放大孩子的缺点,不停唠叨,但唠叨往往无济于事。”徐平凡说。

在一个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家庭教育的作用几乎不可替代。好的家庭教育可以让孩子受益一生,这是刘佳平和徐平凡多年教育总结得出的经验。“所以,一个好的家长是需要培训的。”浏阳市妇联权益部部长、儿童之家负责人吴玉华说。

一支基层队伍让好“家教”进村入户

那么,面对全市150万人口,325个村(社区),数十万家庭,如何让先进的家庭教育观念真正走进每一户,直至真正改变“问题家长”呢?

把全市325个妇女儿童之家变成“家长的课堂”,培育一支本地人组成的公益志愿服务团队作为“家长的老师”,安排常态化的“课表”,这是浏阳市妇联探索出来的办法。

“国家级、省市级的专家毕竟有限,总不可能每个村都进驻一个。”吴玉华说,而招募一批本地人担任老师,既能长时间、持续性地为家长服务。同时,当地人能更了解当地家长的实际需求,讲课也更接地气。

刘佳平和徐平凡就是本地公益志愿服务团队的志愿者,她们本身就是本村(社区)人,在本地做教育工作,常年和家长打交道。家长缺什么,她们比谁都清楚,她们说什么,家长也愿意相信。

但是,如何才能吸引人才加入这支免费为家长服务的公益团队呢?吴玉华介绍,这些本地教育人才本身有迫切的发展愿望,家庭教育对于乡镇来说还是新鲜事物,她们希望能够和国家级、省级的专家学习,并通过学习、实践成为这个领域的专才。

如果说志愿者是浏阳市家庭教育传播系统的毛细血管,那么浏阳市妇女儿童工作智库就是科学理念的源头。在智库家庭教育类别组,浏阳市妇联邀请了14名国家及省市在儿童发展、儿童保护与儿童参与方面的知名专家,为本地公益志愿服务团队做培训。

同时,每年浏阳市妇联都会组织召开家庭教育工作专题讨论会议,邀请智库专家与公益团队老师参与,拿出全年家庭教育工作计划,等于是把全市家长的课表定下来。

2.jpg

家庭科学养育讨论会现场。

例如,金湖村2021年7月的培训讨论主题是“孩子那么小,他们的想法重要吗”,11月的主题则是“如何管理孩子的情绪”。

“课堂主题一方面考虑了家长的切实需求,一方面则是专家根据科学育儿进程来制定。”刘佳平说。这种在村口每个月举办一次的参与式讨论课堂并不是我们熟知的“灌输式”教学。而是几十个邻居们坐在一起,一边讨论,一边反思。每个家长都会分享自己的育儿困惑,也可以从别人那里获得一些经验。最后,再由志愿者(也就是家长的老师)做引导和总结。

“比如,针对如何培养孩子的自信心这一话题,我们就会让家长先自己讨论:孩子不自信、自信的表现是什么?出现不自信的原因是什么?家长们互相讨论就会发现,正是因为自己过度放大孩子缺点、过度一手包办、缺乏鼓励赞美才造成孩子不自信。”刘佳平说。

目前,她所在的金湖村儿童之家就有13人组成的村级家庭科学育儿支持团队。团队成员既有辖区幼儿园园长、村妇联执委成员,也有儿童委员会代表以及爷爷奶奶辈的家庭养育其他照料者。近两年多,已引领辖区1000余名家长开展科学育儿参与式讨论活动。而像这样的村级科学育儿团队目前在浏阳已有20个。

“现在,那对让孩子跪香的爸爸妈妈变化很大。”刘佳平说,不仅孩子向她反映爸爸妈妈不再打她了,甚至爸爸还经常来参加讨论课堂。而徐平凡口中那个动辄暴打孩子的父亲,也当面向儿子道歉。

通过近两年来的实践,“离家门口最近的科学育儿课堂”从参与者寥寥无几到场场爆满。很多人从为养育孩子苦恼焦虑的母亲或父亲,变成了先进家庭教育观念的传播者。

在浏阳关口占佳社区,一位叫罗晓华的妈妈,她在育儿最困惑的时候,参与了社区组织的科学养育参与式课堂,听完课后,她决定按照老师与同伴的方法逐步调整自己的育儿方式,不到半年的时间,孩子像变了一个人。这位妈妈后来申请成为了占佳社区儿童之家家庭科学养育支持小组的一员,通过她的宣传带动,很多的年轻妈妈们也加入了每个月组织的参与式活动中,通过学习,她已走上讲台,每月协助社区主持参与式活动,帮助小区有育儿困惑的家长走上科学育儿的道路。

三支队伍、四个品牌,形成家庭教育矩阵

除了四通八达的毛细血管,为全面服务家庭家教,浏阳市妇联共打造了三支队伍,并形成了四个品牌两类课程,构筑了一个覆盖面广、影响深远的家庭教育传播矩阵。

第一支队伍是包含64名专家的“浏阳市妇女儿童工作专家智库”,凝聚社会力量在更高水平上推动妇女儿童事业发展。第二支队伍,是具备相当水平的家庭教育讲师团。全市遴选从事家庭教育理论研究、具有丰富实践经验的优秀老师11名以及在家庭教育方面有成功经验的优秀家长2名,每年开展家风家教巡讲活动200场。第三支队伍,即进村入户的家庭科学养育志愿服务团队。

四个品牌两类课程包括“‘智慧母亲’公益大讲坛”“父母夜话沙龙”“儿童之家参与式讨论”“让爱更有智慧网上家长课堂”。同时,设计“菜单式”家风家教课程,供不同群体“照单点菜”。“家庭教育是一个润物细无声的过程,无论是家长对孩子的教育,还是家长自身的再教育。”熊赛说,因此,未来依旧道阻且长,家庭教育的工作仍需久久为功。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logo

相关推荐